• 2006-03-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ijingzhou-logs/5926736.html

    >

    在万米高空。和两个同伴不停地爬一座螺旋式的楼梯。它只能很勉强地被叫做楼梯,因为简单到快没有了可以稳踏的平面,不过是些悬置在半空的铁的曲线而已。我感到自己沿着它在不断地向上,风象黑鸟一样从我耳边呼啸而过。我后面的两个人也在很卖力地攀登着。而离我更近的一个还在不顾危险地伸出手臂,从后面拉扯着我的衣襟。这时我说出了一句现在看来语气和表述都非常可笑的话——“难道你不爱惜生命吗!”也许是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我感到自己象一头动物那样缓慢地伏下身体,停在那个高处不动了。一种安全的姿态。眼下所能唤起的回忆让我无从判断停下来的地方究竟离那座梯的顶点还有多远;但那一定不是顶点——如果是的话,那么按照俗套也应该出现视野较为宽阔的画面,尽管或许是雾气氤氲、不可捉摸的一种。然而并没有。

     

     接着,我便看到我们每个人都在空中用步伐划着一些线条,然后再用步伐把这些线条连缀起来。我们象是在进行着轻盈的舞蹈。那些几何线条是发亮的,它们发出火柴的光芒,并构成一些让人着迷的通透平面。这时我的同伴突然说:这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这些杂乱无章的线条,根本不可能构成任何平面,更不可能最后成为房间。“房间,”她顿了一下,说道:“没有任何意义”。我的同伴的语气带着测量学的清晰与坚定,是那么的不容质疑。悲哀和无稽感击中了我的心脏。于是我回到现在,对着刚刚发生的过程困惑不解。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6-03-02

    评论

  • <br /><br />去年翻译过小半本卡夫卡,写的真好,德语很少写出来这么好的。<br /><br /><br /><br /><br />
  • 极端疑似卡夫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