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9-12

    2008-09-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ijingzhou-logs/28888275.html

    亲爱的:

    我为什么想要写一些话给你呢?这个日子和每个日子几乎没有什么不同。
    开始我是想写一封信的,用笔写在纸上,但是失败了,就像我预料的那样;后来写在明信片上,只写了三个字,太丑了。折腾来折腾去,浪费了很多印着大师作品的高级明信片。
    昨晚,也许是今天临近早上的时候吧,我梦到一些诗句,清醒时全忘了,只剩下“发声的旗帜”这几个字。在梦里,我的另一个意识不屑地说:这叫什么诗句啊,简直是废话,旗帜在大风里,当然会哗哗作响了。
    白天我是怎么过的来着。我的生活是这样空洞,没有什么值得讲的。
    傍晚,我去超市买了两包饼干。结账的时候,收银员找了三块水果硬糖给我,说没有三毛钱。我很不满,还没出来就把那几块糖扔进垃圾桶了。
    这样一件事几乎可以构成我生活里的事故了。我讨厌在自己可以把握的范围之外的东西。
    回来的路上看到一只胖猫,黑白的,鼻子有点脏。我拿饼干给它吃,它凑到我手边闻了闻,移步走开了。
    我站在窗口和阳台上,经常很容易就可以看到下面跑着的猫。这次是一只白的,它蹲在院里,我叫它,我看不清它是不是在朝上望我,因为天已经黑了。猫对我有种吸引,我想如果可能的话,我非常愿意做一只猫,像它们那样,随便走走停停。
    我已经不知道该写什么了。刚才外面还有一群人在嬉闹,他们已经不在了。白天电锯的声音也没有了。如果我现在描述外面的风景,那么在你头脑中诞生的形象和声音,将永远不是我看到和听到的,将永远不会是它们实际的模样,这是多么奇妙啊,它令我安慰。不过,我还不想描述给你听,在如今这样衰败的生活里,我们一定要故作神秘,难道不是吗。

    亲爱的你,随便你是谁,祝你做个好梦。

     

    分享到:

    评论

  • 谢谢你。
    我已经在旧书网买了这本书。
    同时在听你的音乐,妈呀吓死我了。
    听得我把外套都脱了。
  • 你好,你的博客里有一首伊万诺夫的诗,我很喜欢,你能告诉我,有没有他的诗集,在哪里可以买到?
    我在旧书网找到二十世纪俄罗斯流亡诗人选,里面有伊万诺夫的诗歌,但是有没有这首俄罗斯是幸福好像。
    等待你的回复。
    打扰你了。
    你可以在你自己的评论来回复,我来看看,行吗?
    回复青玉案说:
    你好,我的这本是《二十世纪俄罗斯流亡诗选》(上),汪剑钊译。玫瑰红色的封皮,河北教育出版社。 是个系列丛书,各种颜色的,都是诗集。这套书很常见的,当当网上可能就有。不过可能没有伊万诺夫的个人集子。
    2008-10-11 19:54:11
  • 怎么再没有写?
    我很喜欢你的诗。一见钟情
  • “我为什么想要写一些话给你呢?”
    因为你恋爱了吧。
    “我们一定要故作神秘,难道不是吗。”这样是为了彼此不伤害还是伤害?我发现我猜哑谜总是猜错,也总是自作多情,到最后也只能苦笑下,毕竟我不是你,不是其他任何人,怎能猜的准呢。
    “如果我现在描述外面的风景,那么在你头脑中诞生的形象和声音,将永远不是我看到和听到的,将永远不会是它们实际的模样,这是多么奇妙啊,”
    奇妙的是,我们希望对方看到了我们所看到的。因为爱。
  • 啊,亲爱的,我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