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一次严肃但却夭折的思索

    2006-02-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ijingzhou-logs/28181545.html

     饿了。下午把汤圆和饺子煮在一起吃。
     世界上总有那么多让我感到我捉襟见肘,方寸大乱的地方。世界上总有那么多的厨房…… 所幸没有生在古代,否则我这样对厨房艺术以及往鞋垫上绣鸟一窍不通的人一定尴尬得要上吊——不过如果生在古代的话,那我一定属于会作诗的婉约女子;不过、我虽然多少有些性情沉郁,却没有弱不禁风,也没有天天煮中药吃,这样想来会作诗也没什么用。我会做番茄炒蛋,香菇菜心……(其他的还没想好)这些可怜的烹调知识基本上得宜于罪恶的同居生涯;不过、还没来得及实践出第三道菜,我和别人便互相把对方炒了。
     照经验的逻辑推想下去,下一道菜与我的未来生活必定存在某种神秘的关联,如果能破译它们之间的函数关系,那饮食男女这两项人生中无比严肃重大的问题不就被我一次性拿下了么!我满怀激动思来想去,直到烧菜与恋爱变成两样无比抽象的事物并且把我搞得昏头胀脑为止。最后唯一可以得出的结论是:烧菜与恋爱竟然都是我的弱项。这可真让人不安。看来还是少想为妙……
    分享到:

    评论

  • 哈哈哈,香菇菜心,好一道恋爱菜,不过不像同居,太甜蜜,倒像是三口之家。同居的菜名最好叫干煸豇豆。
  • 呵呵我失踪了,你在哪呢,我的手机是1393403(einssiebendreidrei)没事短我,我还是老样子:)你怎么样拉?
  • 好久没有你的消息,总算找到你了,呵呵。我是梁亮。
  • 日子还是要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