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羞臊人生

    2007-06-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ijingzhou-logs/28181461.html

    1
        老X把我写的诗——姑且这么叫罢——拿给她认识的诗人普珉看。之后普珉短信说,有几首想收到一个专栏里去,是哪几首可以在他的博客里找;末尾还有个让我摸不着头脑的签名:“我出我车,于彼坝上……”,应该是诗经里的一句吧,但诗经里我唯一背得出来的也就只有“关雎”,而且、只是第一句……真是太害臊了;爬上他的网页,盯着自己的那几首诗,忐忑之下觉得没一首是那么好的,居然还看到自己被叫做“新人”,啊更是害臊了。
    2
       晚上,从窗口望出去,最近的地方是个小破楼,不知新被租来干什么用。二层的一个房间里亮着明晃晃的大灯,在背对着我的方向,能看到一个小伙子光着脊梁坐在床上。我心里想,气温还不算忒高,而且开着灯,他应该没光屁股吧。于是一边在心里打赌,一边等他起身;只见他马上下床走到门那边去了,竟然是光着屁股的……我不由慌忙地把目光撤了回来;其实我的窗口是黑着的,没人看得见我短暂的窥视——原来有时候、自己是一个这么容易害羞的人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