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聂鲁达

    2008-01-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ijingzhou-logs/28181446.html

     帐篷
                 
                               [智利]聂鲁达
                                      陈实 译
     
       我们在深入南方乡间的心脏地带修整一些腐败码头的桩柱。那时是夏天。晚上,工人们聚集起来,疲倦已极,我们就躺倒在草地上或者铺开的毯子上。南方为沉醉的郊野洒满露珠,把我们飘动的帐篷吹得像鼓起的帆。
       那些日子,我们多么奇异的温柔爱上供我们栖息的帆布,每日在精疲力竭的劳动之后,它是安抚我们入睡的居所!
       过了午夜,我会张开眼睛,静卧着倾听。沉睡的人在我身边以稳定的节奏呼吸。夜间郊野的强烈气味从帐篷的椭圆形开口飘进来……不时还传来女子沉溺于爱情的声音;远处有疑幻疑真的蛙鸣,此起彼落,或者是河水冲刷桩柱的声音。
       有时,我会像毛虫一样爬出帐篷。在帐外,我会躺在湿的苜蓿上面,浮动的脑子充满思念,我的目光凝注远方的星星。郊野和岸边的星夜使我感动至于晕眩,而我的生命在黑夜里漂浮,像落进漩涡的蝴蝶。
       一颗流星使我充满难以想象的欢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