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个小资

    2006-12-03

    “一个无休止地抱怨家人,抱怨噪音的人,一个竟然在三十六岁年纪里还写几十页的长信来凌迟自己父亲的小人,一个作品绝谈不上伟大的人,现代文学里的第一个小资”,读了两个月的卡夫卡,Q对他态度转变之快令我目瞪口呆。你真是个可爱的人。
  • 无题

    2006-12-01

    >

    我真的什么都不想做,就俯下身来,靠在墙一样的枕头上拼命去让自己没有知觉。就这样我睡了一整天。象是我在和时间赌气。一些不塌实的梦象车轮一样碾过我的身体,直到我再也睡不着。窗外是一排排肮脏丑陋的楼房。它们突兀又安详地矗立在了无生机的冬日。那些黑乎乎的窗户与阳台,象是些废弃的牙床。世界上竟然有着这样多样貌可鄙的房屋,而且它们离我是这样的近,它们垄断和隐喻着我的生活。它们是我宿命的唯一敌人,也是我的宿命。这个时候我只有祈祷夜晚快点降临……


  • 张恨水=海岩

    2006-11-21

    >看张恨水小说编的肥皂剧,心想说如果此人活到今天,一定有钱得不了哇,把这感慨发给Q,他回了一句,他要活到今天,名字不就是海岩嘛。
  • 无题

    2006-11-19

     
    我同情一只病狗,却对人的悲剧无动于衷。
  • “讳”

    2006-10-25

    别人电话问,最近过得怎么样?
    我心虚地答道:还是年轻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