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央台十频道有个叫“走近科学”的节目,一个长得挺精神,说话也利索的主持人小伙子,每天对着镜头神神叨叨讲些匪夷所思的事:什么老屋里莫名闪鬼火了,某人不吃不喝多少年了,七旬老妇写天书了……更能体现探索精神的是这节目的画外音——一个庄严浑厚的男中音,几乎每次都象屈原问天似的:“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玄机?”“这其中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背景?”“难道在这神秘面纱的背后还有其他隐情?”简直是神经地要死。
      什么走近科学,直接叫“中国迷信全接触”、“后现代山海经”、“另类科学报道”、“搜神记”,或者“大家一起来神经”,不是更好。
  • 迷失东京

    2007-04-28

    > 原话字面的直译是:在他那里,她从来不是第一位,不是首席小提琴手……“首席小提琴手”,这成语中国话里没有咧。脑子里开始疯狂Brainstorming:在亚历克斯眼里,伊莎贝拉从来不是掌上明珠,心尖肉,领头羊,正规军,香饽饽,正宫娘娘,旗舰店,压轴儿……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   迷失东京了——lost in translation

  • 我的爸爸

    2007-04-02

    楼道里盖着白菜的纸箱子,被人偷去了。爸爸说,“那几根白菜很可怜的样子,孤零零地躺在那里。”
    爸爸真是个心里异常柔软的人。
  • 最忧伤的

    2007-03-26

     
    雾中的风景。安哲罗普洛斯。希腊。最完美、最忧伤的电影。
  • 春天来了

    2007-03-25

    阳光很强。干燥的春天来了。我一点也不喜欢的春天。
    镐子与水泥地连续不断、闷声闷气的击打声。从这里看出去,却没有任何正在劳作着的人。空空如也的破败窗口上,只有塑料条在飘,象幡一样。
    有什么可敲打的吗,不可思议。象三峡好人里的镜头。
    有人在吆喝,用我听不懂的语言。
    春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