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土房子

    2007-06-16

    把blog搬到这个新家来,感觉置身在一个土坯房子里。地上,墙上,顶上,全是土。
  • 葱和铅笔

    2007-06-14

       我一直觉得自己就很神经了,所以在朝气蓬勃的健康人面前总是多少会有自卑。后来才发现,事实并不如此。时不时地,你就会撞到一些精神更加有问题的人。他们终日被一种叫妄想症的病所折磨,典型的幻觉是:认为自己是一根葱。而且,这些人对这个信念是那样的坚贞不渝,你甚至都不忍心说出真相——事实是,他或她并不是葱,而是一根结结实实的绘图铅笔,2B的。
  • 羞臊人生

    2007-06-12

    1
        老X把我写的诗——姑且这么叫罢——拿给她认识的诗人普珉看。之后普珉短信说,有几首想收到一个专栏里去,是哪几首可以在他的博客里找;末尾还有个让我摸不着头脑的签名:“我出我车,于彼坝上……”,应该是诗经里的一句吧,但诗经里我唯一背得出来的也就只有“关雎”,而且、只是第一句……真是太害臊了;爬上他的网页,盯着自己的那几首诗,忐忑之下觉得没一首是那么好的,居然还看到自己被叫做“新人”,啊更是害臊了。
    2
       晚上,从窗口望出去,最近的地方是个小破楼,不知新被租来干什么用。二层的一个房间里亮着明晃晃的大灯,在背对着我的方向,能看到一个小伙子光着脊梁坐在床上。我心里想,气温还不算忒高,而且开着灯,他应该没光屁股吧。于是一边在心里打赌,一边等他起身;只见他马上下床走到门那边去了,竟然是光着屁股的……我不由慌忙地把目光撤了回来;其实我的窗口是黑着的,没人看得见我短暂的窥视——原来有时候、自己是一个这么容易害羞的人啊。
  • 艳阳天

    2007-05-27

      1

    天干气燥的时候,你在路上能看到大团大团的飞虫,它们组成混沌庞然的阵式,在阳光下泛着灰色的光,那是一些在激烈振荡的莫名曲线,没有主题的疯狂舞蹈,无政府主义的暴风眼。让人深深地厌恶和惶恐。我想说,那就是图象化了的人类生活。

    我就是那数不清的灰色军团中的一个点,你也是。

    我实在无意写些字来讲述生活,因为这两样东西——言语、生活,都是非常之操蛋的。请原谅我找不出更完美的形容词了。

      2

  • 了解之一种

    2007-05-08

    > 外面,白天里看去丑陋的楼房,只剩下些深深浅浅的灯火,温暖通透,又带着点凉,仿佛一些柔和的果冻。随手翻起AmosOz的那本小说,《了解女人》:一个冷竣寡言的退休特工,一个鳏居男人,包围他的是母亲和丈母娘的关爱、幽怨和琐碎,平胸女儿的反叛、冷漠和超然,还有来自邻居的另一种淫荡却温情脉脉的情欲。……他不了解自己的、以及她们的生活,而我不了解他和她们的生活,就象我不了解自己的。可它却是本神秘之书,它让我开始安静,让我在那么一瞬,和解一般安然地和生活对视。于是我原谅了别人,也原谅了自己,继续这我并不急于去猜透的谜一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