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心眼

    2007-07-07

     今天、我、又做了一件无聊的事。结论啊就是——Q,原来你是一座巫山呢嘿。
  • 2007-06-30

      雨在天上流。在地上流。在房顶上流。在墙上流。雨向四面八方流。
      有个人高高地站在阳台上,拿着一只红色的塑料水瓢往外泼水。他挥动它,很欢快。象是站在一只船上。
  •  

    我没有看见过星斗

    更不懂得如何靠它们

    辨识出更远的北方

    我所见的河流

    同时朝着两个方向流动

    天上的风 从来不会把鸟掀落

    一切都是那样温吞

    别跟我说 穿过街角的第一缕春光

    会象一把利刃

    我的生活与诗无关

     

     

                                  《我的生活与诗无关》

                                 2007.6.19

  • 夏天

    2007-06-17

     

    发情的知了

    被开膛的下水道

    搬动夜晚、

    和啤酒箱的人

    还有冥冥中

    那永远被敲打的金属肋骨

    夏天啊

    普鲁斯特一样漫长的夏天

    你,是我的仇人

      

     

                 《夏天》

                 2006.8.17

  • 启示

    2007-06-17

     

     我是一颗雷

    一口暗中埋伏的陷阱

    一次毫无预兆的人生负彩,

    一只熊市意义上的潜力股

    看似漫不经心、

    我居心叵测地等待啊

    看谁能有幸成为倒霉蛋、冒失鬼

    或是疯狂的赌徒——

    不怕的,

    你就来

     

                             《征婚启示》

                            2007.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