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愤青到底

    2008-01-18

     我决计要作一个为老不尊的愤青,而且、愤青到底:
     幸福啊,人人都趋之若鹜的幸福,你算个——
  • 聂鲁达

    2008-01-12

     帐篷
                 
                               [智利]聂鲁达
                                      陈实 译
     
       我们在深入南方乡间的心脏地带修整一些腐败码头的桩柱。那时是夏天。晚上,工人们聚集起来,疲倦已极,我们就躺倒在草地上或者铺开的毯子上。南方为沉醉的郊野洒满露珠,把我们飘动的帐篷吹得像鼓起的帆。
       那些日子,我们多么奇异的温柔爱上供我们栖息的帆布,每日在精疲力竭的劳动之后,它是安抚我们入睡的居所!
       过了午夜,我会张开眼睛,静卧着倾听。沉睡的人在我身边以稳定的节奏呼吸。夜间郊野的强烈气味从帐篷的椭圆形开口飘进来……不时还传来女子沉溺于爱情的声音;远处有疑幻疑真的蛙鸣,此起彼落,或者是河水冲刷桩柱的声音。
       有时,我会像毛虫一样爬出帐篷。在帐外,我会躺在湿的苜蓿上面,浮动的脑子充满思念,我的目光凝注远方的星星。郊野和岸边的星夜使我感动至于晕眩,而我的生命在黑夜里漂浮,像落进漩涡的蝴蝶。
       一颗流星使我充满难以想象的欢喜。
  •  每当我们的桑树
     
                             塞弗尔特[捷]
     
    每当我们的桑树开花
    它们的气味总是飘飞起来
    飘进我的窗口……
    尤其在夜晚和雨后。
     
    那些树就在拐弯的街角
    离这儿只有几分钟的路。
    夏天当我跑到
    它们悬起的树梢下
    吵闹的黑鸟已经摘去了
    幽暗的果实。
     
    当我站在那些树下并吮吸
    它们丰富的气味
    四周的生命仿佛突然塌下
    一种奇异而奢侈的感觉
    如同被女人的手所触摸。
                        
                    
       (贾佩琳、欧阳江河译)
     
  •  S:Rammstein好像挺红的,怎么样?——
     Q:(放下耳机,连连点头):嗯,又是那种装逼的乐队。
     
     
     
  •  S:快点,下几首陶喆来听
     Q:我烦他
     S:你又不认识他,干吗这么烦他?
     Q:他又不认识我,干吗这么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