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致席拉》

    曲、词:Billy Corgan

    薄暮消逝之光

    穿过泛起水泡的阿瓦隆岛

    疼痛的高速公路上

    残酷的火把在空中燃烧

    朝着飘忽不定的神喻

    我们朝着最后的神喻呐喊

    你让我真实

    你让我真实

    这感觉如此强烈

    你让我真实

    席拉骑着最美的夜莺

    树叶穿过烟雾的轨迹

    带着栩栩如生的玫瑰色闪亮

    摄入眼睛

    你让我真实

    你让我真实

    这感觉如此强烈

    你让我真实

    我只是似乎无法相信

    为了变幻布景

    而抛弃我的朋友们

    这意味着

    世界须守护一个令人创痛的真相

    但如今那不过件关乎优雅的事情

    一场夏天的风暴

    是我全部的优雅

    温暖的高速公路

    吟唱沉默的诗行

    我可以带给你光

    带你回家

    进入夜色

    你让我真实

    我只是似乎无法相信

    为了变幻布景

    而抛弃我的朋友们

    这感觉如此强烈

    它意味着

    世界须守护一个令人创痛的真相

    你让我真实

    而如今那不过一件关乎优雅的事情

     

  •  黄金旺铺、高尚社区、特仑苏人生……
    凡以上垃圾文字所代表的价值观,都统统给我——吃屎去吧。
  • 空间的困扰

    2008-06-28

     “砰”——疑为马桶盖跌落。我问电线那头的Q:你在马桶旁边吗?Q说:这房子就这么大个地方,在哪儿都相当于在马桶旁边。
  • 万恶的突突突

    2008-05-12

    这个世界午夜以后之所以不清净,根源多在男人。
    每天晚上一过十二点,就“突突突突突”来一拖拉机,卸砖,然后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喊“倒、倒、倒”,于是“突、突、突突突突”。虽然我觉得拖拉机和男人比我辛苦,这么晚了还要干活,但他们的声音经过无数次反射、衍射、折射、乱射,穿刺到五楼上房间里我的枕头边时,简直令人不得不起杀心。
    “突突突突突……倒、倒、倒倒倒”——倒你妈啊倒。
    这些精力过剩、热衷于卸砖、挖坑、盖楼、拆楼、装修、维修、五金交电、爆破、坦克、集中营……的男人。
  • 给Q.J

    2008-05-06

     我不爱诗,也没有写过可以称的上是诗的东西。只有和你在一起的生活才是真实的,才是诗。你就是我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