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这个盛世太平时候,如果有那么一个人,能够站出来为那些因为开办奥运而受到驱逐的人,维生的有限自由被剥夺的人,那些家门口突然被一道拔地而起的高墙挡住阳光的人们,为他们维权,请愿,呼告,该多酷啊!可惜,一个这样的人都没有。

    ************** 

     

    上学前班时流行一种游戏,参加游戏的小朋友边拉手转圈,一边念念有词:“不许说话不许动,我们都是木头人……”口令唱完,所有人都必须保持当下姿势,不许说话不许动,如果谁要动了,就要受惩罚。这个游戏是最受小朋友们欢迎的游戏。呵呵。

    http://www.nytimes.com/2008/07/29/sports/olympics/29beijing.html?_r=3&th&emc=th&oref=slogin&oref=slogin&oref=slogin

     

     

     

  • 永恒

    2008-08-01

    夜很安静。巨大的,安静的夜。车轮碾过井盖。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在叹息。

    假设此刻我在你的身边,我会不会感到生活的孤独?

    我知道,依然会的。

     

    月亮缓缓爬上屋顶,雅各布仿佛闻到了大海的咸味。

  • 垃圾自白

    2008-07-31

    话就是垃圾。

    说话就是吐垃圾。

    说话永远都是错误。

  • 2008-07-26

    我们的碗

    是摔不破的那种

    是快餐店里的那一种

    在黄金公厕的城市里

    它们属于少数几样

    和我们同等便宜的物件

    它们没有进过碗橱——

    因为我们没有碗橱

    我们甚至都没有灶

    除了盛过有限的几次饭菜以外

    作为碗

    它们总是被打发上路

    下楼上楼

    上车下车

    它们坐过各种公交车火车

    还有险象环生的黑巴士

    不是因为喜欢流浪

    也不是渴望旅途上的新奇

    只是因为,没地方可去

    想当初

    我们的要求很简单

    只要它们不怕摔不怕颠簸

    不怕被随时丢弃

    我没有想到

    在我们自己都快走散的时候

    它们居然走了那么久

    与无人看管的行李一道

    长途跋涉

    为了来找我

    现在,它们离我很近

    就在一只邮寄用的空纸箱上

    两只叠放在一起的、赭红色的

    不怕摔的碗

    像是隐忍的失业者

    不需要安慰的人

    面对它们我满怀愧疚

    因为我们的碗

    我们对它们,不够好

     

    ——《碗》2008.7.26

  • 真豆故事

    2008-07-25

       事情的起因是我受了他的蛊惑。他说他去楼下买了一根一块钱的“真豆”来吃。是红豆的。非常好吃,好吃死了。

        于是我决定下楼去买一根一块钱的真豆。出门之前我甚至连买的时候的说辞都想好了,就说:我买一根真豆(我这样平常很少说话的人总是容易张口就说错话,而那样会显得很傻)。开始我先到了小区口上,因为我知道有一个瘸子常年坐在那里,除了冰棍和口香糖什么也不卖。我假设他的冰棍种类会比较全。瘸子不在,今天是一个看去像他妈妈年纪的妇女坐在冰柜后面。我说有真豆吗?她反问:什么?我说,真豆。她说没有。这倒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于是我决定去超市转一圈。但超市的冰柜里只有雀巢啊什么的,那种很“Thing”的冰激淋。而我要的是一块钱的真豆,红豆的。从超市出来,我又连续去了五家便利店。对于真豆,所有的回答都是:没有。后来我试图加上一句,就是蒙牛或者伊利的真豆(其实我根本不知道真豆是哪个牌子的),结果还是一样。

       最后我都有点生气了,他们怎么像是窜通好了的呢。

       妈妈的,我都想让他给我寄一根一块钱的真豆——红豆的——过来了,后来想了想,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