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24

    2008-12-24

    我们每天的面包

    给亚历航德罗·甘博亚

     

                      [秘鲁]巴列霍

                       黄灿然译

     

    早晨已喝尽……墓园潮湿的泥土

    散发爱人的血的芬芳。

    冬天的城市……一辆大车

    痛苦地穿越,它背后好像拉着

    一车被束缚的禁欲的感觉!

     

    我要拍所有的门,

    寻找不知道什么人,然后

    瞧着那扇门,并在他们低声哭泣的时候

    给他们一点儿新鲜的面包。

    然后用那双赐福的手掠夺

    富人的葡萄园,

    那双以光的一击拔掉钉子

    然后飞离十字架的手!

     

    早晨的睫毛,你不能自己张开!

    给我们每天的面包,

    主啊……!

     

    我每根骨头都属于别人;

    说不定是我抢他们的!

    我把也许是别人的

    当成是自己的;

    而我想,如果我没有出生,

    说不定是另一个可怜的人在喝这杯咖啡!

    我是个肮脏的贼……哪里是我的归宿?

     

    而在这凛冽的时刻,当土地

    散发人类的气味并且如此悲伤,

    我要拍所有的门

    请求不知道什么人原谅我,

    并给他们几块新鲜的面包,

    在这儿,在我心中的烤炉里……!

     

  • 2008-10-26

    2008-10-26

    MEIN HERZ BRENNT 

    乐队:RAMMSTEIN

  • 2008-09-12

    2008-09-12

    亲爱的:

    我为什么想要写一些话给你呢?这个日子和每个日子几乎没有什么不同。
    开始我是想写一封信的,用笔写在纸上,但是失败了,就像我预料的那样;后来写在明信片上,只写了三个字,太丑了。折腾来折腾去,浪费了很多印着大师作品的高级明信片。
    昨晚,也许是今天临近早上的时候吧,我梦到一些诗句,清醒时全忘了,只剩下“发声的旗帜”这几个字。在梦里,我的另一个意识不屑地说:这叫什么诗句啊,简直是废话,旗帜在大风里,当然会哗哗作响了。
    白天我是怎么过的来着。我的生活是这样空洞,没有什么值得讲的。
    傍晚,我去超市买了两包饼干。结账的时候,收银员找了三块水果硬糖给我,说没有三毛钱。我很不满,还没出来就把那几块糖扔进垃圾桶了。
    这样一件事几乎可以构成我生活里的事故了。我讨厌在自己可以把握的范围之外的东西。
    回来的路上看到一只胖猫,黑白的,鼻子有点脏。我拿饼干给它吃,它凑到我手边闻了闻,移步走开了。
    我站在窗口和阳台上,经常很容易就可以看到下面跑着的猫。这次是一只白的,它蹲在院里,我叫它,我看不清它是不是在朝上望我,因为天已经黑了。猫对我有种吸引,我想如果可能的话,我非常愿意做一只猫,像它们那样,随便走走停停。
    我已经不知道该写什么了。刚才外面还有一群人在嬉闹,他们已经不在了。白天电锯的声音也没有了。如果我现在描述外面的风景,那么在你头脑中诞生的形象和声音,将永远不是我看到和听到的,将永远不会是它们实际的模样,这是多么奇妙啊,它令我安慰。不过,我还不想描述给你听,在如今这样衰败的生活里,我们一定要故作神秘,难道不是吗。

    亲爱的你,随便你是谁,祝你做个好梦。

     

  • 1.

    如果火车翻了,

    我的旅行箱还能找到吗?

    2.

    我有一只多余的杯子

    我很发愁

     

  • 你不可能赞同一场雨和风暴

    也不可能反对草原和鱼